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办证更快捷通关更顺畅

古思佳吓得哇哇大哭的,古明坤担心着女儿。“洪娟,你看佳佳这血流的,俺们先去医院,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,行吗?”

“怎么还不快点出来,要在这里过夜怎么着。”

刘兰也知道自己提出来的要求高了点,但是就得高点要求,否则无论怎么样洪娟都要讨价还价的。

古小麦在一旁,笑得已经不能自己,甚至还笑出了声音来。“……”

他也只能靠在一边站着,吸着香烟,龙北宸在不经意间,与他的目光交汇。

古明坤不再听老娘拉长音,抱小儿子回屋。

龙北宸不太明白。“……”不懂她在说什么。

不知道甩小鲜肉多少条街,真是越看越迷人。

古小麦暗暗笑了笑,他是避嫌吗?

贺晓丽继续说。“也可以养一头猪,等到你放假回来的时候,娘就把猪杀了,给你吃肉!”

溅出来的水花,落在古小麦的身上。“真……真凉快!”

“俺知道!”

白军很好奇的问。“那你刚才的数学卷,都写了?”

她竟然能包菜饽饽,难道这个是原主给留下来的技能?

古小麦是一个很特别的小女孩,年纪虽然小了点,但是很聪明,每次他跟她在一起学习或聊天的时候,他都没觉得她只是一个九岁的女孩。

洪娟刚走出屋,邹桂花就走了出来,给儿媳妇儿使了一个眼色。

“不客气。”古小麦给了块钱,龙北宸要把三条木板抗走。

医师自言自语之后,很肯定的说。“也许之前是搞错了,你应该没有骨折才是,否则骨折,绝对不会好这么快的。”

现在她手中有七块钱,买焦炭应该是不成问题。

说话的小女孩,是贺家村的外来户陈正义家的小孩。

古思佳在父亲边上晃了好几回,等待父亲的盘问。

好吧,她就是很邪恶,就想逗逗帅哥哥。

“好吃就多吃两个,俺吃一个就够了。”

“你想都别想。俺的下属,绝对不能出现离婚的问题。”高指挥长下了死命令的说道。

古思佳一听这话就委屈起来,眼泪簌簌的掉,戏精的说道。“爹,如果姐姐不愿意跟俺好,那就听姐姐的吧。不过,俺是真的想跟姐姐好。”

古小麦点点头。“是的,俺认识字确实很多的。”

黄淑娟把古小麦给拦住了。“你这个孩子,没见到你舅妈俺吗,怎么不叫人。”

为了能在领导面前发言,这也真是拼了。

结果第二天,古小麦在缝纫社看到了镜子,也看到了自己,那一瞬间她彻底推翻了昨晚的想法。

龙北宸走到纠察跟前,停下脚步,敬了一个军礼。“同志,你不能抓这个小女孩。”

现在古小麦算是厉害了,一回来就把家给分了,也真是让旁人看了大快人心的。

还好这个时候治安是很好的,就算是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走,也不会遇到色狼或者是拐卖人口的坏人。

收拾恶舅母

洪强被扣,又看到了自己的女儿,以及女儿的班主任还有一些同学,就更加的眩晕了。

白护师说。“可是古执行长人挺好的,上次来打针,俺不小心扎错了位置。他还安慰俺说,小同志别手怯,一定可以扎好的。对待一个不相干的人,他都能做到和善,又怎么可能对自个闺女不好呢?所以俺觉得,这这孩子不是古执行长家的吧。”

“有人自杀了。”

古明坤没说话,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的。婚不能理,时间也不能后退。

古小麦被龙北宸这么握着手,还有点不好意思的,哎呦,被大帅哥这么牵着手,是不是太幸福了!

古小麦笑了笑,龙北宸立刻就皱眉。“……”

刘彩珍半信半疑的,不敢接受。“俺想俺还是躺一会儿吧,到时候就不疼了。”

龙北宸问。“你以为俺害怕?”

声明: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告知处理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