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陕西师德师风问题严重者 要严格施行一票否决

洪娟恨得牙痒痒,她书包里哪里有这些东西?“小麦,你有文具盒吗?俺怎么记得你都是把铅笔放在书包里的,而且你不是只有一支铅笔吗?还有白橡皮,这些你不是没有的。”

贺晓丽很高兴的说。“小麦,脑子真好使,这柜设计的,实用。”

古小麦本来不想要钱的,又一想如果不要钱的话,是不是吸引很多人来找她煎药?

古小麦相信她的才有鬼。“洪姨,如果现在奶奶身体不好,你不是应该去找医师的,或者送奶奶去医院的,你来找俺干啥?”

可是她原本学习就不好,又扔下那么多年书本,最后那些字都认识她,她对人家是一个不认识的,高考也参加了,就考了二十几分。

“既然是佳佳穿过的,今天继续让佳佳穿的好,小麦……还没有穿过新鞋子,穿一回新的,不浪费。”古明坤不想再废话,直接抱着小麦往出走。

“啊……”古思佳惨烈的大声叫起。

站在一旁的古小麦被人家这么传言,竟然没有生气,还有点脸红的。

现在女儿身上穿的这件衣服,确实不是洪娟给做的。

衣服是补丁落补丁,衣服短得肚子都盖不上,袖口也是短了一大截的。

回到家,古明坤已经在家的。

现场又被指导员给逗笑了,就连古小麦都笑。“这位叔叔……说话口音确实挺难纠正的,但是你放心,只要你认真,一定会说好普通话的。当然明天你指定改不过来,这样……明天你能有一点点的进步,或者是单独一个字,能读准确,就算是你过关,俺们每天进步一点点,日积月累,一定会有一个大的飞跃,叔叔,你看行不行?”

龙北宸觉得这跟自己没关系。“俺常年打猎,经常受伤,一直好好的。”

高指挥长问了问。“这位新兵叫什么名字。”

古小麦坚决不要的。“干娘给俺那三个鸡蛋,是救了俺的命的,所以那三个鸡蛋,其实要比这五个还要重要,俺多给两个,并不多。”

灵泉表现出来的不会特别神奇,抹上伤口立刻就好,所以最开始龙北宸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洪娟不愿意拿这笔钱,哄着古小麦说。“其实铅笔盒也没什么用,回头俺给你用布做一个装笔的口袋,什么橡皮,格尺的都可以装进去。”

“那可未必。”

古小麦嘴巴塞得鼓鼓的说。“住院之后,陈大娘和刘大夫都给俺吃的,还有小哥哥,小哥哥去山上打了许多野兔野鸡还有狼的,帮俺换了粮票和钱,然后俺就在医院食堂吃了。”

“这孩子话是怎么说的,俺没事就不能叫你吗?”邹桂花问。

古明坤就是心疼这个女人的,无法想象这么多年她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,她怎么就能过得下来呢。“你真傻,你过这种日子,你怎么不早点告诉俺?为什么要被人这么欺负?”

“俺现在生了两个孩子,你让俺离婚,俺的两个孩子怎么办?你因为俺不想给你离?要不是为了俺的孩子……俺死的心都有了。”洪娟‘呜呜’的哭起来。

蹲下身体,拉起野兔的耳朵,掂了掂分量。“这野兔好重,俺觉得至少有五斤。”

古小麦急忙阻止。“贺爷爷,不行,这件事情不能给俺娘讲。俺娘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,她很善良,从来没有指责过谁,她知道俺在俺爹这里被后妈欺负,一定会很伤心,很难过,她一定会让俺跟她回去,可俺也不能回去拖累俺娘。”

龙北宸剑眉一挑。“你住在女兵宿舍?那很好,以后俺来照古你。”

不过,这一次体验还不错,他的水壶很干净,水也很清澈,没有杂七杂八的味道。

洪娟好不容易把事情引到了这里,老师和校长也都已经怒火冲天了,如果不给她发挥的机会,那她这两天不就白忙活了?

“咳咳……”陈正义的媳妇儿咳嗽了两下,特别难过的说。“小麦,俺死了不要紧,求求你,如果俺死了,帮俺照古照古桃花。她太小了!”

留下来帮老师判分的白军,把卷子交给老师,然后走回到座位里。

刘秀云还有点担心的。“那这几天俺不在,谁给你和指挥长还有孩子们做菜啊?”

“葛根,茯苓和枸杞,去医院能买到的。”古小麦说。

古小麦看着他两只眼睛染起了熊熊的怒火,像是要揍人的样子,瞬间所有的担心都释怀了,啥都不用说,小哥哥是心疼她的,站在她这边的。“俺以前是很傻,俺以为只要俺乖乖的,只要俺不反抗洪娟,她就能对俺好,给俺饭吃,俺以为奶奶也能给俺饭吃……”

“……”古小麦总算是安心了。

好一会儿,才缓过神来,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。“爹,你为什么打俺?”

即便现在他是对她各种不满,还是会把最好的给她。

“俺为什么不好意思要钱啊?这是俺劳动所得。俺小时候在公社的时候,每天捡地里的稻子粒,苞米粒还给俺公分的呢?”古小麦理所当然的说。

“不是!”

这就拖慢了她写字速度,可还是在十分钟之内写完了卷子。

因为那时候他胸口中枪,腿也被打了一枪。

古思佳更是主动给古小麦示好的,把一个红头绳给了她。“姐姐,这个红头绳给你,用这个扎辫子可漂亮了。”

这个时候盖房子非常快,也很简单。主梁弄好,瓦片铺好,房子里的墙面抹上一层石灰水泥,窗户门按好,房子就算是盖好了。

“娘,做的这么好,你不怕破产啊?”古小麦笑着问。

古明坤笑着说。“娘,小麦今天可是给咱们家争了光。”

龙北宸一路小跑的把古小麦背到医院,气喘吁吁的说。“救她。”

古明坤没有走的意思。

“俺自己做了一个小推车,用这个可以。”古小麦把身后的小车拿出来。

古明坤拉扯住老娘。“怎么能是小麦,小麦一定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他们现是溜进了院子里,然后厨房的窗户没有关。

洪娟很恼火,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。“小麦,差不多少得了,你这么花下去,不得让你爹破产?俺们家这个月……要喝西北风的。”

声明: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告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