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“逛街办证”值得点赞

古小麦听完不禁暗暗的吃惊,这个年代的女孩子,会直接这么谈论哪个男生长得帅吗?

说完,古小麦跑出女兵宿舍。

古小麦点了炉子,把包子放锅里热上。虽然夏天天气热,包子也不凉。可好不容易吃一次肉馅包子,怎么也要吃到极致,凉的跟热的比,一定是两个味道。

“好。”龙北宸答应的轻轻点头。“你快点睡觉吧,把门锁好。”

古思佳却一点也不担心的说。“你们搜好了,反正俺书包里什么也没有,都是杨慧骗人的,她想陷害俺。”

大家均表示摇头,这药还能是随便喝的。

“她进不来你就出来了?”洪娟娘骂道。“你怎么就这么没用?说什么你也不能领着孩子出来啊?你就是跟古明坤干,把他治得怕了你,以后你在那个家才不会被欺负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也未必会是你娘的心愿。你娘把你交给俺,是让俺好好培养你的,让你好好上学,如果这卫生队,就不能上学了!”

“不错,不错!”古小麦感觉到红色的钞票正在赶来的路上。

突然有这么多钱,一定会被人给盯上的。

古小麦把伸进空间的手,又抽了回来。“龙北宸……见到你太好了,俺还正想去找你呢,腿怎么样,好了吗??”

洪娟立刻就笑起来,这两百块钱可相当于老古个月的工资呢。

可是这不等于就可以给哥哥养成所有好的都是他的,只有他都享受完了,丢了的东西才给小的,这种毛病吧?

刘国强疑惑的问。“你说吃的太多?”

洪春燕眯起眼睛的诱惑道。“难道你不想得第一名了吗?”

反正他在人前已经是抬不起头的,也不多又一件丢人的事儿。

“先号脉。”

看到自己手中的抹布,再看古小麦在老师面前一脸的娇笑,古思佳就各种的不开心,各种不痛快。

眼看古小麦越走越远,常艳芳抓起敌敌畏的瓶子咕咚咕咚的喝下去。

古小麦转而一笑。“行,你不道歉也行,明天咱们走着瞧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!”贺晓丽气得跟什么似的,手都在哆嗦。“你爹,不管你吗?你之前跟俺说,你在那边生活得很好,是骗娘的?”

“不客气,你有行白吗?快点拿过来。”贺晓丽看了看。

常艳芳还是听不太懂。“你的意思,得去求法律吗?”

洪娟见古小麦要走,急忙的喊住了她。“小麦,你就去跟你爹说说,就说你很喜欢俺,让俺回来。”

龙庆丰没在说话,反正那个劲他也形容不出来。不过娘说的也对,就像他们这种家庭,龙北宸就算是可以当兵,也当不了大官的。

龙北宸不以为意,一脸冷冰冰的说。“想欺负俺妹,还想拖家带口的欺负,当俺是死人?”

老支书说。“那行,你们俩家就是一人掏一百块钱,等以后这房子你们俩家也是一人一半。”

再说如果古明坤真的那么做了,一定会影响他的工作,影响他的前程。

古明坤也不想跟老太太再说什么,说多了都是伤心,直接钻进厨房做饭。

高指挥长听完这话,心里颇不是滋味,觉得在紧要关头他还帮了洪娟,还挺对不起这个小女孩的。“小麦,以后再有人对你不好,你就找高伯伯说,高伯伯为你做主。”

古小麦一点感情也没有的说。“那也是俺和她没有见最后一面的缘分。倒是洪姨,奶奶一直对你和佳佳好,你们一定要陪伴奶奶身边啊,快点回去吧,别让她老人家最后看不到你们,那她一定很难过的,万一到时候想着你们,还回来等你们怎么办?”

小剧场:龙北宸小哥哥鸭爸爸的看着鸡蛋,心想:媳妇儿,俺是你未来老公啊,你咋不想着俺呢,俺也想吃茶叶蛋。。

古小麦是一个很特别的小女孩,年纪虽然小了点,但是很聪明,每次他跟她在一起学习或聊天的时候,他都没觉得她只是一个九岁的女孩。

小队长是眯起眼睛看着古小麦的。“听说,你认识很多字,还教部队上的领导普通话呢。”

黄淑娟抓起古小麦,狠滋滋的说。“你进屋干什么来的?”

贺家的男人们根本就没有说话的,都是站在一旁,看着两个女人打架。

龙北宸悠哉的说。“不麻烦,J委领导既然派俺来处理这件事情,俺当然也想尽快的处理好,给领导一个交代,给士兵们一个交代。”

古小麦想着娘的钱,指不定被多少人惦记呢。放在手里,一定不行,不借走,也会被偷走。“娘,明天早晨,俺们去县里。”

古小麦完全没有想到,纠察喊的是她。

她故意很开心的说。“有东西是很开心,爹,你知道吗?古思佳从很小的时候就有裤衩穿,俺都可羡慕,现在俺九岁了,总算也能穿上裤衩了。”

这一只,拎一拎,体重也是了得的。

古小麦特别着急,很想直接说。‘那你现在吃个十片试试。’

之后她一边答题,一边生气,不停的用橡皮檫,擦得卷子都破了洞。

林晓雪露出了羞涩的表情。“要不然你带姐姐也去呗,俺帮你煎药!”

新病友

白老师对古小麦喊道。“来,古小麦,到讲台上来,跟大家讲讲,你是怎么得到这一百分的。”

声明: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告知处理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