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视频|办领身份证分分钟自己就能搞定渝中12个派出所有了“办证

龙北宸仍旧是板着脸,双眸在夜色下散发两道清冷的光芒。“小麦是俺的妹妹,不需要感谢。”

问了不该问的

……

洪强差点哭晕过去。“完事什么完事啊?俺一定要坐牢了。”

洪娟更加惊慌失措的往出跑,如果古小麦到了医院,那么她就完了。

洪娟用力拽了拽孩子。“行了,别说了,还说什么说。”

古小麦愣愣的看着他,这是什么意思?吃醋了?给她摆脸色呢。

洪春燕扬起了下巴,一脸高傲的说。“对呀,那个水瓶本来就是很贵重的,水放在里面,水都会变的很好喝。”

高指挥长突然想到的说。“俺明白了,洪娟,你是不是想把小麦给骗走,然后让古思佳来领着大家读报纸?”

龙北宸点点头。“知道了。”

洪娟忍无可忍的,有一天在劳动的时候,她让一个在劳改农场里干了许多年活的男的,把洪春燕强暴了。

古思佳见古小麦又都写完,心里也开始着急,也开始加快速度的。

很快,她的人也跑了出来,哭哭唧唧的。“老支书,俺被偷了啊,钱都没了。”

“你要是把舌头烫坏了,咬坏了,那可是好几天不能吃东西。”他提醒道。

古小麦嘿嘿一笑。“俺的事情俺自己可以做主,俺爹工作忙,这种小事就不劳烦他了。”

同学们认识这些人的,他们是G委会的,总是很凶,没有人敢惹他们的。

今天算是让她重新回味了一下小时候的味道,这种苹果在八十年代还是很常见的,尤其是在东B地区。

“俺真的一直在说他,催他去接你,可他不听俺的,俺也没办法。”邹桂花说。

洪娟的脾气被挑起来。“你是故意的气俺的,对不对?”

龙北宸领着古小麦走到路旁的一个废弃的房子里,里面有一口破锅,还有一些劈柴。

“就是俺们先演一场戏给全村老小看……”

獭兔大衣……卖得是要很贵的呢,更别提这是野生兔子毛坯了。

洪娟用力的拽住他。“不行,一定要把问题处理好,否则佳佳就不去医院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龙北宸一笑。“不着急,很快的。”

这个时候的火车站,比古小麦想象的要好很多。整个站内大厅比较大,举家很高,足有两层高的样子。

大家都吃得很高兴,老许还特意跑过来问。“晓丽,这鸡肉真好吃,跟上次吃的是一家的鸡吗?”

可是现在什么磨剪子菜刀的,什么补锅碗瓢盆的,什么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乡下女人,都可以跑到她头上撒野,都可以骂她。

“他娘的。”刘兰抹掉眼泪说。“闺女,姨今天就让你吃鸡蛋,等姨一会儿拿给你吃。”

古思佳气得‘呜呜’大哭的。“娘,俺要电子琴,俺要电子琴。”

给小三子女教训

龙北宸又重新打量她,分明是不相信的。“你真的有九岁?”

“俺是老古媳妇儿,她不过就是个女儿,凭什么听她的,让她说得算?”洪娟拍桌子的问。

“是吧!”贺晓丽对此也不清楚的说。“小麦买的。”

林晓雪看她犹犹豫豫的样子很是着急。“你担心什么啊,小麦做事情靠谱,她说能让你缓解疼痛,一定就能缓解疼痛的。看好了,俺想替你试一下,是不是很好用的。”

洪娟更加卖力气的大哭,像似受了多大委屈一样。“古明坤,你怎么能这么对俺?你就这么着急跟俺离婚吗?俺洪娟哪里对不起你,你说啊。”

“……”贺晓丽笑着,没有说话。

洪娟哭。“那你现在把俺们家所有的粮食都拿走了,俺们一家四口人饿得什么都吃不着,你是诚心要饿死俺们啊……”

小麦最开始是没拒绝的,跟着爸爸一起去供销社。

“是呀。”古小麦还是端着碗,要给不给的,继续说话。“但是这个药啊,俺事先可得跟你说好。这有病的人喝了身体健康,身体健康,没有问题的,恐怕要喝出点问题来。”

大家吃完饭,都各自找到了阴凉处睡午觉。

“好,那就赶紧送来吧。这后天就用的,然后俺们还得把鸡给杀好!”

林晓雪痛恨的说。“那个狗贼,死也就死了,没什么可遗憾的。”

古小麦看了几眼,越看越开心。

声明: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告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