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世界医学期刊Nature登载依图医疗与广妇儿科研讨成果

小麦回娘家

等领导离开之后,所有的老师又给她表扬了一番,同学们也挺为古小麦高兴的。

“早就知道你,上次你去前线剿匪,立了大功。”林晓雪说。

趁着抬尸的人还没来,她把能遮上的都遮上。

龙北宸给她问急了。“就是做一些侮辱女性的事,只有夫妻之间才会做的事儿。”

“这不是也没办法,如果俺不借这笔钱,就得让俺爹和俺娘借。”

原则上铁盆不适合熬药的,毕竟某些药物和铁器会有一定的反应。可是葛根、茯苓和枸杞不是烈性的中草药物,不会与铁发生反应,所以用铁盆煎药没问题。

龙北宸也挺开心的,他还没有去过电台的。“顺便俺想买一些关于科技方面的书。”

“哈哈,你就知道说大话,俺才不相信呢。”古思佳也瞧不起她的说。

古明坤更加难受,紧紧握着女儿的小肩膀。“白菜汤、窝窝头有什么好吃的,不是有肉可以打的,你怎么不打?还有米饭。”

在这个年代生活,可以上山打猎的真的可以大大改善家里的伙食。

古明坤虽然是个鳏夫,可也是一个大官,她当然是愿意嫁的。

白老师见古思佳哭得伤心难过,原本是想安慰一句的,可是又一想到洪娟,他这一点点想法也是没了。只是恭喜古小麦的说。“之前古小麦的阿姨还质疑她,是不是得一次分是偶然,根本没有的一百分的能力。但是今天古小麦是用实力告诉大家,她是真的什么知识都会了,而且还进入到了班级的前两名,跟白军是并列第一,她可以去参加讲演了。”

古小麦也笑着说。“洪春雨,你把你爹给你买的这么贵的瓶子弄碎了,你爹就能放过你吗?俺看,到时候你一定比俺被打的还惨。”

外面响起了开门声,之前帮忙盖房子的许师傅走进来。“大家都忙着呢?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“对!”

陈桃花先是不说话,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的说。“俺爹不在家,娘也不在。”

古小麦在心里唉声叹气。“……”说来说去,这个娘还是为了爹好啊。

一起烧烤吧

洪娟继续哭。“俺知道错了,你快点帮俺想想办法,别让大家批俺!”

如果不是知道姑和兄弟媳妇儿都在后面,他老早就不跑了。

大队长哆嗦了一下。“俺马上批准,马上批准。龙北宸,从今天开始,你光荣的成为东BJ区XXXXXXXXX野战区,野战队,第一大队,第一中队,第三小队队员。从今天开始,你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,服从上级指派的命令。把国家,人民和部队的利益放在自己小利益之前,能做到吗?”

刚一进家门,就看到邹桂花正坐在炉子边,卧鸡蛋。

奇迹在半个月一天出现,刘楠例假那一天竟然不知道自己例假,像往常一样在操练场上训练,结果裤子沾了一下子经血。

古明坤觉得更对不起这个孩子,抱着小麦眼睛都湿润了。“今天咱们不吃鸡,爹也给你做更好吃的。你在家里玩,爹去买菜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高指挥长笑了。“非常好,俺就想啊,好像俺们老师都没有你像老师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陈正义的媳妇儿咳嗽了两下,特别难过的说。“小麦,俺死了不要紧,求求你,如果俺死了,帮俺照古照古桃花。她太小了!”

但是龙北宸穿的还很谨慎。

古小麦觉得亲生母亲还活着的事情,不需要着急跟别人说。

既来之则安之,认清事实后,古小麦马上恢复了镇定。

贺青山眼睛一眯。“凭什么,你竟然还敢问凭什么,你是把别人都当成傻瓜还是猪脑袋?多少人都可以证明,那小女孩说过,龙北宸没有打她,是龙北宸送她去医院的,小女孩是在家里被虐打的,结果你不去找你妹妹问情况,却跑来抓这十几岁的小孩子,你说,你居心何在。”

古小麦躲开古思佳的攻击,把两个碗举得高高的。“跟俺没完,俺还跟你没完呢。告诉你们别抢啊,再抢的话俺直接把碗摔碎,荷包蛋别想吃,碗也别想要。”

古小麦跟着白老师来到了三年二班,大家对新来的老师都很喜欢,因为白老师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俊俏老师,长得白净,穿的又总是干干净净的。

“俺……怎么会知道。”

古小麦说。“不是,应该说是吃不穷,穿不穷,不去赚钱才受穷。娘是这一代的神医,而且还是非农业户口,领的是跟国家工人一样的工资,怎么可能受穷呢,是吧。”

原来是这个白痴在搞鬼。

“你一个小孩子竟然能上山?”邹宝贵又受惊。

事务长不高兴的问着邹宝贵。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把公家的东西,私自借给他人了?”

“人心好歹,跟学习没有任何关系。没有听说过,没读过书的人就都是坏人,读过书的就都是好人。”古小麦说。

周春霞和陈大萍就开始石头剪子布的,两个人都是高手,所以玩了好几把。

洪娟鼓励的说。“你一定能的,俺的女儿学习成绩俺是非常了解的。而且娘会帮你,认真给你辅导,你一定能超过她。”

古小麦暗暗的吃惊,她上辈子都没有时间做饭的,下个面条,炒个饭还是可以的,但是包饺子包子的,她可是从来没有干过。

洪娟见这两个人没说啥,稍稍安心,看来他们是没有听到刚才的话。

田丽说。“身上有伤口为什么不能当兵?哪个当兵的身上没伤口的?这不是拒绝入伍的理由啊。”

在病房里的古小麦这时大声哭着的说。“哥哥没有打俺,哥哥是好人,哥哥救了俺,你们不要抓大哥哥。”

男人脸被晒得很黑,看起来更加不容易让人接近。

……

龙北宸说。“贺姨,快点喝吧,要不然一会儿化了!”

看到贺晓丽马上就要盖瓦房,真是急红了眼睛。

声明: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告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