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流动的我国每一处都是好风景

她的突然出现,让祖孙三人立马紧张起来。

古小麦理解的说。“俺也不想让干娘换了,换粮是要坐牢的,又要丢工作,俺们不能冒险。”

“立功要立,但是学习也要跟得上。俺们国家已经开始进入和平年代,不能总是冲锋陷阵,打打杀杀的。有文化,懂科技,才有更多的发展空间。“

龙北宸就端坐在长椅上,保持着军人严谨的坐姿。“……”

“你疯了??”古小麦痛恨的问。

邹桂花迟疑了下,然后说道。“对呀,她之前是找过俺啊,让俺好好的照古小麦,说小麦怎么也是古家的孙女……”

“俺没有说谎。”古小麦继续哭,现在她确实撒谎了,不过她这个撒谎除了刘兰能知道以外,别人不会知道。

古小麦回答邹宝贵的话。“俺是来找龙北宸哥哥的……”

古思佳被说得说不出话。

不过即便这样,很快屋子里就弥漫气了肉香味和米香味。

“嘘,之前俺已经搜到了三个频道,看看今天可以吗。”他继续转动按钮,很快收到第二个频道,讲的是评书,目前最火的七侠五义。

“写,小姑奶奶,俺给你写行了吧?”周正红咬牙切齿的说。

古小麦重新整理情绪。“那你给俺讲讲吧,这个空间可以做什么?做什么用的?”

又被比了下去

找个地方洗澡

“咳咳……”明明没有喝水的龙北宸,差点呛死。“你说什么呢?你脑子里都想什么呢?”

这么多年在J区后勤干活,有伯伯会给他像样的衣服,也有人会给他不是很旧的鞋。可是拿到家,娘说要给大哥二哥穿,他们年纪大,等到他再长大点也能穿。至于弟弟妹妹们小,也不能穿的太寒酸,所以还是比较好的衣服,都会直接改小了,给弟弟妹妹们穿。

跟在后面的邹桂花,转回身就骂道。“一定是死丫头故意的报复俺呢,恨俺不给她吃鸡肉,她就把鸡都给放出去了。不行,俺去找她算账去。”

古小麦之所以没跟着去化验,就是想去于长青家找找线索。

古小麦跟随洪娟和古思佳的脚步,走进了指挥部的财务室。

洪娟也生气,古明坤对这个臭丫头是越来越满意了,临走之前还说让她好好教育古思佳,向古小麦学习的。想想就怄气,自己的女儿怎么就不优秀了?

古明坤则是能拖就拖,一直找着借口让孩子好好上学。

吉普车很快停下来,司机首先下的车,赶紧去开车门。

古思佳见没有人站到自己这一边,大声的喊道。“古小麦,就算你是爹的女儿又如何?你学习好吗?你长得不如俺,学习成绩还不如俺?就算你是爹的女儿又如何?哼,你的存在不过就是为了衬托俺,俺有多好的。”

她死了,那套房子一定让她那好逸恶劳的弟弟霸占了吧?

龙北宸一推,就给龙庆丰推了一个趔趄。

穿着一身笔挺J装,头顶着威武大盖帽的龙北宸一脸嘲弄的说。“需要俺派人去通知你男人一声吗?让他加快速度过来,看俺怎么收拾他!”

古明坤不放心的看了小麦一眼。

在场的同学都窃窃私语,有的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古小麦,有的用看热闹鄙视的目光看着她。

随后,她又后悔了,现在继续木料啊,她竟然把有木料的人得罪了。“唉,俺是不是太冲动了。”

“嗯。”古小麦这才端起碗,咕噜咕噜的喝下去。

“俺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,坏人是什么代价。”古小麦又狠狠的抽了好几下。

古明坤撇嘴,内心堵得慌,他这个堂堂的大厂长竟然管不住自己的丫头片子,这要是被人听了去,岂不是笑话死他。

……

古小麦问了一句。“大夫伯伯,俺们医院里有没有可以预防狂犬病的针!”

古小麦点点头。“那行,这样的话,俺也没有负罪感了。”

他们先是来到了银行,进去存钱。

一毛钱死的老惨了

古小麦养着脸颊,点点头。“对呀,求俺!”

龙北宸薄唇抿起,好一会儿才说。“以后教你功夫。”

古思佳认为古小麦一定得不了一百分的,自己怎么也是赢的。“行,不过,如果俺成绩比你成绩高,那你就是小老婆的孩子,俺是爹的长女。”

古思佳跑到妈妈怀里,用力抱住妈妈,跟爹大喊。“爹,你不能跟俺娘离婚,呜呜……俺不要新鞋了,俺不要了!”

声明: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告知处理。
相关阅读